呼吁调整人口政策的专家的声音也越来越多

2020-08-12 21:08

2007年,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叶廷芳等29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提案,要求尽快停止执行独生子女条例,据搜狐网当时的调查显示,近七成网民表示赞成。

据2011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,中国总和生育率仅有1.18,而人类世代交替所需的更替水平是2.1(平均每位育龄妇女生育2.1个孩子),这意味着中国早已进入了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行列。

对此,易富贤说,2010年,俄罗斯人均国土面积是美国的3.8倍,但人均gdp只是美国的22%。俄罗斯人口从1992年就开始负增长,但人却加速往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集中,因为其他城市很多都趋于消亡。

故事

“单独二孩”的报道越来越密集,但对于黄兰(化名)已没什么意义,尽管她也属于单独家庭。

变化

“大多都来自公务员、事业单位职工等受计生政策管控最为严格的群体。”昨日,易富贤对河南商报记者说。

“很多年来,人口总被看作是负担,因而总是强调中国有13亿人口,不管多么小的问题,只要乘以13亿,那就成为很大的问题;不管多么可观的财力、物力,只要除以13亿,那就成为很低的人均水平。”他说,而新的领导人意识到,人口是资源、是优势。

易富贤说,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“单独二孩”政策,迟迟未动的人口政策这次终于“动”起来了,说明计划生育“二胎政策”的坚冰正在融化。表明国家领导人意识到中国的人口问题,也有调整人口政策的政治勇气和决策魄力。

7年前,黄兰当了母亲,生下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。家人都很宠爱孩子,但因为丈夫是独生子,丈夫和公公婆婆迫切希望再要一个,但黄兰的工作性质注定无法满足他们的愿望。

用工荒和老龄化将成为中国面临的巨大压力。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蔡昉在郑州演讲时就表示,人口红利已经消失,实行“单独生二孩”,对潜在增长速度的影响几乎是零。

发出类似呼声的专家越来越多。

易富贤建议,人口政策既然已经“动”起来了,就不应该就此止步,而应该一鼓作气。

半年前,有个女人找上门来,黄兰才知道,丈夫居然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。那个女人要求黄兰“退位”,争执中,黄兰还被对方用刀捅伤。

中国将面临用工荒和老龄化的压力

他说,中国目前县城缺乏活力,人们纷纷往地级市、省会城市以及北上广聚集,给人一种“人满为患”的假象。一旦人口负增长,人会继续往大城市拥挤,北上广这些大城市会更加“人满为患”。

昨日,电话里的黄兰不停叹息。黄兰是郑州一家国企非常少有的“女中层”,同事都戏称她为“女汉子”。“可是谁能知道我这个女汉子的苦痛呢?”黄兰说。

这个消息让开封的王女士又看到了希望。

不过,一些读者也表达了反对意见。

市民许女士说,现在不管哪个城市都堵成一锅粥,看看春运那阵势,计生政策敢放开吗?

危机

易富贤说,新加坡、韩国、中国台湾,在上世纪60年代曾提倡生二胎,但随着经济发展,生育率(妇女平均生孩子数)快速下滑,现在虽然在鼓励生育,但生育率只有1.0左右。

希望河南将来的政策也充满温暖

说法

人口政策调整

王女士说,希望河南在实施“单独二孩”政策时,也充满温暖。

2013年11月,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“单独二孩”政策,新政给很多家庭带来希望,但也引来更多非独家庭的失望。

她特别注意到,浙江规定,在17日前“单独”夫妇违法生育二孩,同时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已经送达的,决定继续有效;决定书还未送达的,符合条件的需在6月30日前补办手续,相关部门将“特事特办”。7月1日后生育的,严格按照再生育审批规定来办理。

近年来全国两会上,也出现了很多有关人口政策的提案议案。

没等到政策放开,先等到家庭危机

呼吁调整人口政策的声音越来越多

不光是读者的呼声,目前,呼吁调整人口政策的专家的声音也越来越多。

建议一鼓作气

什么时候能牵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散步,孩子也不再孤单,将来家长也能老有所依 河南商报记者 杨东华/摄

有人口学者表示,“单独二孩”政策的实施,说明计划生育“二胎政策”的坚冰正在融化。

浙江部分提前怀“二孩”的“单独”家庭可免予处罚,网友呼吁将来河南的政策也能充满温暖。

并不代表没有人口危机

2014年1月17日起,浙江正式实施“单独二孩”政策,成为全国首个“单独二孩”政策落地的省份。

“国家公布放开‘单独生二孩’的决定,对我丈夫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,他更后悔了。”黄兰说,如今这个状况,对她的家,还有那对母女,都是个悲剧。

有人口学者表示,“单独二孩”政策的实施,说明计划生育“二胎政策”的坚冰正在融化。

浙江省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说,这充分体现了政策的人性化。

我省一位政协委员认为,这和城市管理水平相关。

2009年末,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、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,中国社科院人口研究所原所长田雪原分别在《经济参考报》和《人民日报》上撰文,呼吁调整人口政策。两人的发言,曾被解读为“计生领域内部也发出了不同声音”。

期盼

如今,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、人口学专家易富贤的微博,每天不断收到关于二胎的倾诉和疑问。

大城市“人满为患”

一些失望的父母,组成了“二胎互助组”、“非独二胎生育权”等qq群,抱团倾诉。

网民也对这个做法纷纷“点赞”,认为这是真正的“以人为本”。

“日本有些地方人口密度也不低,但为什么反而鼓励人口生育呢?”他说。

呼吁

“我不是不能离婚。”黄兰说,可丈夫求她,他就是为了要个孩子,绝对不能拆散这个家。

在易富贤看来,不仅仅是这个群体的生育愿望受到压制,未来我们可能还要面对4亿老人老无所养、4000万光棍找不到老婆、1000多万的失独家庭、4000万中风病人和3000多万老年痴呆症病人无人照料的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