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摄像机也是躲躲闪闪

2020-06-19 05:01

虽然顾勤主任说得“轻描淡写”,但其实这45天对于病人来说,每一分钟,病情都面临新的变化,都惊心动魄。“随时调整治疗方案,”顾勤主任说,“就像走钢丝一样”。

鼓楼医院重症医学科顾勤主任用了5分钟时间,简单地回顾:“桑某入院时伴随着精神症状,躁动不安;尹某送进医院时体温高,达到40多度,免疫功能受损,后续的治疗异常困难;陈某听力丧失,医护人员和他沟通起来很难;周某相对发现较早。”

15日上午,南京鼓楼医院4名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正式出院。从3月27日开始,鼓楼医院先后收治了6位患者,在丁义涛院长亲自担纲指挥的抢救组努力下,4人出院,另2位危重患者虽然仍病重,但已在逐步恢复之中。江苏省卫生厅副厅长黄祖瑚评价说,鼓楼医院在这一次的抗击禽流感战役中,发现患者最早,收治患者数最多,病情最重,效果最好,堪称奇迹。

昨天,鼓楼医院为这4名患者举行了简短的欢送仪式。“我昨晚激动得一直睡不着,今天凌晨3点就醒了。”48岁的桑阿姨告诉记者说,非常想家。“我当时是‘横’着进来的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桑阿姨是这些患者中住院时间最长的。她是工厂职工,据她说没有接触过活鸡,但是病情凶猛,在发烧十天后,出现意识障碍,“他们说我当时情绪很烦躁,可是我一点都不记得了。”

医护人员,冒着“吃射线”的危险陪病人检查

在痊愈之后,会不会留下“后遗症”?鼓楼医院副院长、感染科专家吴超教授告诉记者,h7n9病毒对于肺部会造成严重损伤,一些病人肺部有一些纤维化,但会慢慢有所好转;有的病人肺部还有些阴影,但已经符合出院条件。医院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了首次随访的时间,并将对病人进行长期的追踪。

这几位出院者都不愿摘下口罩,面对摄像机也是躲躲闪闪,一名康复者甚至自始至终都用护士赠送的花束挡住脸。“不想让别人知道,我们以后还要上班。”

治疗专家:治疗过程犹如“走钢丝”般惊险

出院患者:激动得睡不着,希望“被忘记”

这是一场与死神的殊死搏斗。这4位已经康复的患者年龄在30-50岁间,其中桑某和尹某入院时呼吸衰竭、高热、咳嗽大量粉红色泡沫痰、多器官功能障碍,病情“极危重”。

36岁的周先生是运输活禽的司机,在icu住院38天,他唯一的感觉就是“孤独”。他代表几名出院病人上台发言,对医院表示感谢,他特别说,治疗费用方面没有让他们操过心。

吴超教授说,就拿补液来说,由于h7n9禽流感病毒对肺部的攻击最大,患者的肺部几乎是“千疮百孔”,在这种情况下,输液就必须精确再精确,“多个或少个50毫升就会引起病情变化,因为稍多一点,液体会从肺里渗出,导致肺损伤加重;但如果少一点,就会影响到循环和血压,进而影响其他器官的运转。”

突然身患重病,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可想而知对患者的心理打击非常大。一次,需要将一位禽流感患者送至ct室进行检查,但是患者意识模糊,躁动不安,icu的男护士董大伟冒着在射线下暴露的风险,一直陪在患者身旁;医护人员还重视“心理疗法”,始终安慰鼓励患者,“有一名患者的孙女送来了自己画的几幅画,icu的医护人员就把画贴在几面墙上,让患者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能看到孙女的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