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市或有不少商家退铺

2020-06-19 17:42

王芳治的顾客来自五湖四海,去年跟他要顶级冬虫夏草的商家有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重庆、杭州、苏州、青岛、大连等地,但是今年一个都没有,他们多数是酒楼采购者。这些年爱囤货炒作虫草的投资者,今年也很谨慎了。

广州市海味干果商会副会长王芳治是该档口老板,他告诉记者,1997年给大哥买顶级冬虫夏草,即送礼级别的规格为一公斤1000~2000头,当时价格是1万元/公斤;而当下这个价格已经是23万元/公斤。比16年前涨了足足23倍。此后冬虫夏草价格年年必涨,但是今年就不同了,冬虫夏草价格已经出现拐点,如上述规格的冬虫夏草,春节期间是25万元/公斤,现在每公斤已经跌了两万元。

昨日下午2时30分,记者来到一德路的“老燕贸易商行”,虽然是中秋国庆的消费高峰期,但此时生意却寥寥,记者在此店逗留一个多小时,唯有一批顾客前来咨询货品。

国庆期间,在一德路某海参档口,记者观察了半小时,只有两个人来咨询海参,但没有人购买。不少档主都唉声叹气地告诉记者,如今生意很难做。不愿意具名的某档主还表示:“向来只做高端海味,但是这一类产品如今销售很差,我最多挨到年底,春节后若这种状况持续,我可输不起,到时改卖其他产品。”

“严禁大吃大喝对海参行业的影响非常大,特别是高价值的海参。”山东瑞泽海参总经理于金海告诉记者,该公司的销售主要靠各地经销商,而这些经销商主要是做礼品消费的,因此受新政的影响非常大。“去年我们公司全国销售达1.37亿元,今年销售旺季过了一大半,销售还没突破6000万,不到去年的一半。”于金海说。

而受到销量锐减的影响,海参价格一路下滑。记者在一德路看到,海参中档次较高的刺身,每斤价格从1500元到4000元不等。“每斤4000元的去年起码卖到7000元。”王少波告诉记者,和去年同期相比,目前的价格累计跌了40%。

广州市海味干果行业协会荣誉主席王少波告诉记者,现在酒楼吃饭、送礼的人都少了,高端海参的销售量相比锐减。从全国整体的情况看,同比去年下降了七成,一德路的海参销量也同比去年减少了六七成。

一德路海味干果商会秘书长伍惠汉告诉记者,一德路作为全国鲍参翅肚消费的主要集散地,如今依然占据了五成左右的市场份额。此前的消费比例中,采购用于送礼和酒楼采购用于消费的占了八成,两成为消费者自己购买食用。但是今年相比去年,送礼和高端酒楼采购明显减少,有的品种干脆就不见人前来采购,导致今年中秋国庆一德路鲍参翅肚销售减少八成。

王芳治获悉冬虫夏草市场信息来源超过3个,正在西藏收购冬虫夏草的黄先生就是其中之一。他表示,今年青海和西藏遇到很少的收货商,特别是以前的收货大户都不来了,这让不少挖冬虫夏草的农户扎堆出货。

业内人士特别提醒消费者,利润空间被压缩,消费者要警惕不良商家以次充好,如盐干海参和糖干海参,又如冒牌虫草。

往年中秋国庆,一德路商家做到手软,今年则是闲得心里发软,不少心灰意冷的商家干脆趁着中秋国庆旅游,店铺转而交给伙计打理。据悉,一德路山海城、海中宝之中,很多商家的店铺都是一年一签,若情况持续,后市或有不少商家退铺。

海参全国销量同比去年下降了七成,冬虫夏草价格更是16年来首现拐点……这个中秋国庆消费高峰期,终究是高消费的“末日”。一德路海味干果商会秘书长伍惠汉告诉记者,相比去年,今年中秋国庆一德路鲍参翅肚的高端消费销售减少八成。虫草价则是16年来首现拐点,让部分炒家不再敢囤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