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给两尊姐妹肉身菩萨梳发理妆的时候

2020-11-19 23:08

一旁老旧的殿堂里,几件早已褪色的衣物整整齐齐地摆在床上,村民老林双手捧着一顶陈旧不堪的帽子介绍,二十年前“六全章公祖师”被盗时,这些衣帽被盗贼拆解并遗弃。

肉身佛多受村民爱护,三明大田吴山乡阳春村章公祖师肉身佛被盗20年,所戴头冠被盗贼遗弃,村民收藏至今。

高氏姐妹坐化之后,赠诗赠词匾者不计其数。弘一法师曾来双灵寺中,被她们的故事感动,曾留下亲笔所书“愿一切众生悉得成佛”等墨宝。

“根据永安岩的历史记载,以及先人们口口相传的历史故事,这尊‘史公祖师’应该不是高僧云济的真身塑像,应是取‘舍利’塑‘金身’。”永安岩相关管理人员解释。他还介绍,正殿内共有六尊云济和尚塑像,仅一尊为舍利真身,其余五尊为分身,大多时候都被山下的村民请去供奉。

而在距离永安岩不远的灵鹫岩寺内,据传有唐朝高僧邹无比的真身塑像。

据悉,唐代以后,佛教在福建开始兴盛,福建多地均发现肉身佛。被誉为“泉南佛国”的泉州,更是多处发现有肉身佛。与古代埃及躺着的木乃伊不同的是,泉州呈现坐姿的神秘肉身佛,有着源自民间的崇拜。

昨日下午,在三明市大田县吴山阳春村新建的普照堂内,依旧围满了村民。阳春村书记林开望拿出了两张印有祷文的红纸板,向来者介绍:连日来,大田县内以及各地的信众们纷纷赶来,大家聚集在普照堂前,一起宣读敬拜“六全章公祖师”的祷文,祈祷“六全章公祖师”早日归来。

柯丽月介绍,高泉荐将两位姑娘的骨头重新拼凑并绑牢,一层层裹上丝线,腿穿上袜子,避免散开,手上套了手套,脊椎骨用干草贯穿扎紧,还原其本来的坐姿。最后,由工人在真身外取土依样进行雕塑。而她则给两位姑娘买来布鞋,并为她们做披风。

“两位姑娘虽然成佛200多年了,但一头秀发仍然乌黑柔软。榜姑娘长发及腰,梳着发髻;瓜姑娘的发型没动过,还是盘在头上。那时,榜姑娘身穿浅灰色的上衣、黑色的裤子;瓜姑娘穿着月仔衫、月仔裤。”柯丽月回忆,第一次给两尊姐妹肉身菩萨梳发理妆的时候,还是文革期间。

昨日上午,记者一行特地驱车前往永安岩,在正殿看到两尊云济和尚的塑像,旁边还有四把空椅子。

“德化九仙山永安岩,有高僧云济的真身塑像。”近日,有市民向早报记者报料。

时隔二十年,三明大田县肉身佛惊现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。消息一经发出,引世界瞩目。肉身佛何以跨越千年而不腐?泉州地区有无肉身佛像?连日来,早报记者走访南安、德化、永春等地,寻觅泉州地区的肉身佛像。

清代姐妹肉身成佛像,此事在南安县志中有记载,清代光绪年间的《高氏族谱》也记载了两姐妹生平。据传,这对姐妹生前医术精湛,常行善事,埕边乡人感念高榜娘、高瓜娘姐妹善举济世,将其坐化成佛之肉身粉塑供奉而建“双灵寺”。

据传,云济圆寂前曾嘱咐其施主,在其圆寂后将他的骨骸悬挂在椿梢顶,60年后永安于此。60年后,乡人建设岩宇,并根据云济“六十年后永安于此”的遗嘱,称此岩宇为“永安岩”,并取云济的舍利子塑成金身,尊称为“史公祖师”,供奉于永安岩正殿,并塑蛇岳氏像,尊为“蛇岳尊王”,供奉于正殿左偏殿。

灵鹫岩寺石碑记载,沙县人邹无比十六岁出家,云游至九仙山,建成“临峰石室”,殿内供奉着十五尊石雕释迦牟尼佛等佛像。昨日下午,在灵鹫岩寺的大雄宝殿内,记者看到残留下来的数尊石雕佛像。

明朝景泰年间,泉州晋江人史云济,廷试二甲进士后即皈依佛门,法号秒应,精通佛像,成为当时闻名遐迩的高僧。一天,云济云游到九仙山荇菜湖,与蛇岳氏结缘。后云济涅槃在此地,与此同时,蛇岳氏也修成正果。

据永安岩资料记载,永安岩地处九仙山南麓,唐朝高僧邹无比在此种植荇菜,故该地取名“荇菜湖”。传说有一蛇在此修炼成真,世人尊称蛇岳氏。

2010年,高泉荐去世,在他去世的两年前,曾接受早报记者专访:“高姑娘的真身塑像被人扛去村外破坏,泥像敲开后,但见里头的头发、骨骼、经络等物,来人惶恐,不敢再继续毁坏。当时没有人出面收拾,有两位胆大的村人为保护高姑娘,悄悄用箩筐将骸骨拾回,准备安葬。后又有村民来我家里喊我,看能否将真身还原。”

据族谱记载,榜娘持斋21年,少年时被后山的朱家所聘,朱家欲行礼时,榜娘辞婚,“绝粒四十七日”,端坐龛中十二昼夜而成正果,佛号真人姑娘,香资曾被用来修理“师姑港桥”。

肉身佛多受村民爱护,三明大田吴山乡阳春村章公祖师肉身佛被盗20年,所戴头冠被盗贼遗弃,村民收藏至今

有媒体报道称,得道高僧在坐化之前服用防腐草药,可致尸体千年不腐。也有媒体报道称,肉身佛的形成与僧人圆寂后的处置方式有关,如1954年,慈航菩萨圆寂,弟子遵其遗嘱,将放进缸里,人呈跏趺盘坐,并在座下及全身周围,垫上炭屑和石灰,然后在上面再倒扣一个同样的缸密封。三年后开缸,缸里出现了一汪水,肉身完整,并举行装金的工作,此为台湾第一尊肉身菩萨。

除了以上记者走访的地区外,泉州文史研究者朱彩云介绍,宋代有一舍身协助兴建洛阳桥的义波和尚,他圆寂后,人们泥塑其真身置于洛阳桥边真身庵内;清代有一秦善人焚身祈雨有应,百姓泥塑其真身附祀于东海海印寺中。可惜的是,这两尊肉身佛均被毁于上个世纪,只留下口头传说。

朱彩云说,当年有专家曾向她介绍,为了让尸体不腐,古人会特意用漆、纱布、桐油灰等密封十八层。此外,也有专家认为,肉身塑像一般在外面用正漆,肉身隔绝了空气,如果没有遭到人为破坏,保存千年是没有问题的,加上日常有香烛的供奉熏陶,“肉身佛”更不易变质。

泉州的肉身佛,大多都是因为一个平凡人,生前为百姓做过许多好事,或施药济世,或修桥筑路等,死后,人们舍不得将其肉身火化,就将其肉身用泥塑之,形成一具独特的真身佛。

朱彩云介绍,在闽南,和尚或“菜姑”死后,由于颜面如生,肉身不腐,肉身被人们加以泥塑成佛像。一般情况下,其人死之前,感觉大限将临,会先开始不吃不喝,或吃喝得极少,体重锐减,身体消瘦。死后,肉身风干,脑、内脏除去,再加上各种民间流传的防腐处理,塑成雕像。

柯丽月介绍,当时榜姑娘与瓜姑娘的肉身像被毁坏,村中的高泉荐想方设法为两姑娘“接骨”,复原真身。

相传,无比九十六岁那年,功德圆满,涅槃圆寂时,有一只神鸟盘旋在其身旁,守护无比的法体。后来,无比的弟子普惠法师用布将其肉体进行包扎,并用泥土将其真身塑成金像,尊其为灵鹫岩寺的开山祖师,供奉在主殿。

瓜娘持斋亦有年,少年时为山前乡王家所聘,行礼之日,学三姐榜娘“绝粒辞婚”,近有二月余,成正果,面容颜色不变,佛号四姑娘,与三姐同列一个佛龛中,时人称“双美绝粒登仙”。

3月23日下午,记者走进双灵寺,即见拜堂,中厅上朱漆桌案,四边墙壁、寺内屋顶均饰以油漆彩绘。神龛上并排端坐着两位女菩萨,头插金钗,身披棉袄,双手执法具,双目凝视前方,神态安详。双灵寺住持源悟师介绍,殿堂供奉的两尊菩萨是200多年前一对高氏姐妹的真身塑像,名叫“榜娘”和“瓜娘”。

“虽然两位姑娘的真身塑像被毁坏了一些,但也有不少地方是完好的。瓜姑娘从额头到肩膀再到胳膊,这一片的皮肉都还是连着的,榜姑娘被损坏的程度稍微大一些,但她们的头颅完好,头发也很是整齐,手指头上可见指甲。”柯丽月指着自己的手背说,“当时,她们的皮肤呈赤色,就像我现在手背的颜色,只是皮肤都干了,两尊肉身佛都是‘皮包骨’状,五脏六腑都在。”

除了以上两处,德化戴云村熟知当地历史文化的村民陈为宝介绍,戴云山狮峰寺内,陈公秒慈祖师像内有其真身骨骼。有传言,戴云寺里有袒膊祖师的真身佛像,不过戴云寺管理人员表示,如今在戴云寺内的并非袒膊祖师的真身塑像,他介绍,肉身佛袒膊祖师很早以前就被请到市区的某间寺院。